7459生财有道图库,7459生财有道图库l,曾道人论坛,33346k.com——西华县周边事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军事新闻

古典乐坛大师中的奇葩:吉顿·克莱默10月来穗演出

发布日期:2022-04-14 01:22   来源:未知   阅读:

  2012年10月23日,世界小提琴大师吉顿·克莱默将带领他一手组建欧洲乐团新贵波罗的海克莱默室内乐团莅临广东省星海音乐厅交响乐厅上演一场最耐人寻味、最具有时代精神、代表业界最高水平的一场“玩转古典”的音乐会。这是他们一行二十多人忙碌的世界巡演在中国停留的第一站,令其他各大城市艳羡不已的是,本次巡演他们只经过国内的广州与深圳。

  小提琴大师吉顿·克莱默跟随小提琴大师大卫?奥伊斯特拉赫习琴8年,出道不久即获得比利时伊丽莎白女王首奖、帕格尼尼大奖及柴科夫斯基国际比赛的一等奖,称为独一无二的三料冠军。目前克莱默已成为世界公认的伟大的俄罗斯学派传人,一百多张畅销唱片、众多音乐节艺术总监职位、拥有自己的乐团,被称为世界小提琴家中事业最成功的一员,21世纪最独创和最令人信服的艺术家。

  本次莅临星海音乐厅,克莱默和波罗的海乐团将上演经典的贝多芬的弦乐四重奏作品131(弦乐队版本),屡次在世界巡演中引起惊呼的爱沙尼亚神秘音乐作曲家阿尔沃·帕尔特的《帕萨加利亚》,最大的亮点则是十位作曲家重新配器的键盘作品《配器的艺术》,一曲献给巴赫和格伦·古尔德的作品,展现一贯的幽默自信、与时俱进的风格。

  小提琴大师吉顿·克莱默被著名的指挥大师卡拉扬称为“同辈中最杰出的小提琴家”,著名作曲家及指挥大师伯恩斯坦对克莱默由衷赞赏:“你的琴声太美了,你实在太棒了!我可以跟你结婚吗?” 。的确,克莱默仿佛天生为音乐而生,其催人泪下、感人至深的魅力至今无人能敌。

  早在六十年代,他已经征服了青年小提琴家梦寐以求的三大比赛,在短短的1966-1970年间获得三大小提琴比赛的大奖,包括伊莉沙白女王大赛大奖、帕格尼尼大赛冠军和柴可夫斯基大赛首奖。多年来,他曾合作的大师云集所有古典乐坛最为显赫的名字,其中包括与“钢琴女祭司”阿格里奇的多年密切合作。其灌录的唱片超过一百张,奖项多不胜数。

  另一方面,尽管克莱默曾公开声明不愿意与“魔鬼”为伍,但还是一直被乐评界称为“魔鬼小提琴手”,这多少归功于他独一无二的舞台形象。克莱默拉琴的时候身体动作幅度极大,还用脚打拍子,引起广泛争议。早年,他给人的印象除了一头长发外,就是有力的揉弦,同时咧开大嘴、迈着奇怪的脚步……疯狂,是你在欣赏他演奏时最深刻的感受。 他演奏的曲目非常广泛,不局限于拿手的古典音乐,电影音乐以及探戈音乐都是他的兴趣所在。

  这样的一位小提琴怪才,手中使用怎样的武器呢?据了解,克莱默曾使用的小提琴都是价格不菲的名琴,包括最为大众所熟知的斯特拉底瓦里名琴;以及他多次巡演使用的据称价值300万美元的1730年瓜尔内里·耶稣制作的“前-大卫”,最惊人的是斯氏和瓜氏的鼻祖——阿马蒂制作的一把名琴。据克莱默本人透露,本次在广州他将使用的就是这把1641年制作的世界珍宝尼古拉·阿马蒂( Nicola Amati),价格已无法估量。大师表示,这把琴跟随他多年,是他的最爱。

  出生于拉脱维亚的著名小提琴家及指挥家吉顿·克莱默出生于显赫的音乐家族,他的外祖父是德国19世纪赫赫有名的小提琴名师卡尔·布吕克纳。4岁时,他随祖父及父亲学习小提琴,7岁时进入里加音乐学校,接受正式的音乐教育。18岁,离开老家赴莫斯科音乐学院,跟随小提琴大师大卫?奥伊斯特拉赫(David Oistrakh)。他坦言,在老师身上学到最珍贵的是“慷慨大方”、激励后辈的精神,而他也一直尝试让自己能够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然而在21世纪的今天商业炒作大潮越发猛烈,克莱默、阿格里奇等追求纯粹音乐的艺术家们,不堪商业味道对于艺术价值的无声驱赶,竟然逐步进化成为一个古典乐坛中的钢铁侠,不断弘扬尊重艺术的理念,打破“明星”的光环。克莱默在演奏至于常常要求观众不要有太多的偶像崇拜,所有人都是艺术的欣赏者,而“演奏家是为音乐艺术服务的,我们不该大量制造偶像而忽视艺术的内核”。

  克莱默对如今艺术与市场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考,他认为 “对好音乐和严肃的表演艺术家保持忠诚。应该拒绝一切只关心销量的举动,并对此表示愤慨。”确实,社会如果只关心销量而忽略了对艺术的尊重,因此将好音乐的种子扼杀于萌芽状态,也让严肃认真的音乐家心灰意冷,舞台上若只剩下惺惺作态的明星和弹过百遍的名曲,难免最终永久丧失艺术的精神。鱼与熊掌,到底如何取舍,至少对于克莱默来说是十分简单和明确的。

  由于其难得的音乐素养,善于为作品的本来面目而不惜改变自己演绎风格的特色,克莱默一直是唱片公司的宠儿。他曾与哈农库特、阿格里奇、麦斯基、齐马曼、伯恩斯坦、艾森巴赫等老一辈大师和名团如维也纳爱乐等录制一百多张专辑,奖项包括:“唱片大奖”、“德意志唱片奖”、“厄内斯特-冯-西门子音乐奖”、“德意志联邦功勋十字勋章”、“基基亚纳音乐学院奖”、“2000凯旋奖”(莫斯科)以及2001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奖”。

  克莱默曾说:“我选择作品不以年代为准,而注重作品的质量。古典音乐和现代音乐并不矛盾,它们之间相隔不过几百年,这同人类发展的时间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值得一提的是,他1996年出版的《向探戈大师皮亚佐拉致敬》不仅获格莱美“最佳表演”奖和“回声”奖,更是欧洲古典爵士榜冠军之作,也是迄今为止皮亚佐拉相关专辑全球销量最高的保持者。《波士顿全球报》曾评论:“纵使现在有这么多音乐家争相诠释皮亚佐拉的音乐,但在所有音乐家里,克莱默不仅是第一位,也是最好的一位。”

  类似这样由衷赞美的评价也见诸于许多资深的乐评人评论克莱默那超过一百张唱片中。无论是位居多年畅销唱片排行榜之首、还是只有少数人追捧的现代音乐作品的尝试,克莱默都倾诉了百分之两百的情感进行再度创作。正因为他对音乐,而非对“销量”的重视,他对巴洛克、古典、浪漫、近现代作品的不同音乐风格都有着准确恰当的把握,甚至不少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这是同时代音乐人中难能可贵的,“不造作”“纯粹的音乐”也是众多资深乐评人对他的评价。

  作为俄罗斯乐派的传人和21世纪最活跃的小提琴家,克莱默最大的成就并不止步无数的音乐会和销量持续走红的唱片,他还利用自身的乐坛号召力,接管了多个世界性的音乐节,更为了继续鼓励新人、传播音乐而一手创立了波罗的海室内乐团,尤其在年轻人中带来新一轮的古典音乐浪潮。

  1981年,他创立罗克豪斯音乐节,成为目前最有艺术生命力的音乐节。1997年到1998年,他从创办盖斯塔德音乐节的小提琴大师耶胡迪·梅纽因的手中接管了他的领导权。2002年4月起,他开始担任瑞士巴塞尔“新音乐”节的艺术指导。

  90年代后,吉顿·克莱默积极为自己寻根,不仅促使他写了第一本书“片段的童年”,还有计划地灌录东欧音乐。1997年,他一手创立的波罗的海室内乐团首次公演,再次引起乐界的震动。波罗的海克莱默室内乐团(Kremerata Baltica)聚集了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立陶宛的杰出音乐家。吉顿·克莱默将他丰富的音乐经验传授给波罗的海沿岸三国的年轻音乐家们。多年来,波罗的海室内乐团与克莱默联手实现了东欧各国和世界各国众多现代作曲家的作品首演,并推广了皮亚佐拉的探戈音乐。他与乐团为NONESUCH所录制的唱片《莫扎特之后》于2002年2月在格莱美评选的小型演奏组中获“最佳表演”奖。

  波罗的海克莱默室内乐团现今已是欧洲最负盛名的室内乐团了。克莱默说:“我希望这个乐团能在多年以后依然代表波罗的海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我希望我和这个乐团永远年轻”。作为该团的艺术总监,克莱默10月23日在广州这场音乐会的曲目安排颇具克莱默特色。为此,克莱默专门为广州观众略微说明了一下其中一组名为“配器的艺术”的系列作品,这是克莱默本次特别推荐给广州观众的心水之作,也是他们本次巡演和新唱片的主打作品。据克莱默介绍,这是近十名现代作曲家以巴赫和古尔德为灵感,有关这两位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的音乐改编创作的合集。他们分别对于观众熟悉的作品比如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十二平均律钢琴曲、钢琴与乐队协奏曲进行了具有时代精神的再度创作,艺术的严肃与幽默共冶一炉。而这种横跨古典、浪漫与现代的做法,历来是克莱默独特的风格,也贯彻了他“帮助听众深刻领会音乐”的信念。

  也许正是因为克莱默对名利的淡薄,他的市场包装远不如众多明星小提琴家。而他在舞台上特立独行的形象,也令媒体难以对他施以大众化的评论和美言。

  当小提琴天后穆特不久前莅临广州的时候,不少乐迷表现出相当的期待,“小提琴女神穆特2280元天价炫技羊城”为噱头的标题见诸各大报章杂志。2012年10月23日吉顿·克莱默与波罗的海乐团的演出,打的是“世界上最好的小提琴家”的旗号,然而平均票价仅280元,甚至由于是非周末演出,主办方还特别推出了优惠票价100元,学生票价80元,记者走访发现,距离演出还有两周左右,目前上座率不到四成。两位在资深乐迷心目中,无论是口碑、实力还是演出质量都距离甚远的大师,前者乃是“明星级”,后者则是不折不扣的”实力派“,若是站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高下立见。然而毕竟这是中国的古典市场,因此结果便大不同。

  2006年,上海也经历了一场类似的观众选择大潮。同样是克莱默与穆特先后到沪,前者创造出了一个流行乐坛才可能拥有的奇迹——提前20多天票售罄;后者同样是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音乐厅,同样是蜚声国际的小提琴大师吉顿·克莱默,却没有那么好的待遇。尽管资深乐迷们为这位怪才的到来激动难耐,音乐会的票房销售却没有激起涟漪。

  也许是大城市的观众面对太多冠以“大师级”、“世界顶尖”、“世界著名”等头衔的大牌音乐家,对于来访音乐家几乎已经到了宠辱不惊的境界,也正因如此,已经不止一次错失真正的好音乐。“上海观众对古典音乐的心态有种‘大牌’情结,但这种概念又是模糊的。说到‘唱’就只知道帕瓦罗蒂,说到‘拉’只知道帕尔曼,说到‘弹’就是阿什肯纳奇。”乐评人李严欢将这种大牌心态称为“守旧”。

  在很多乐评人心中,穆特的艺术成就与克莱默无法相比。2006年的两次演出过后,上海文广集团音乐部编导毕祎就发话,作为明星型演奏家的穆特,形象再夺目,也无法跟克莱默相提并论:“克莱默的曲目比较生僻,他是在帮助听众更多、更深刻地了解现当代音乐,他的风格是脱离明星式的。”对当年两场音乐会所受到的天壤之别的待遇,“上海四重奏”的第一小提琴李伟刚打趣道:“克莱默没长相、年纪大,谁要看?而就算穆特不拉琴,往台上一站,照样能赚到票房。”类似的“质”与“量”间的尴尬,在6年后重现于广州,不能不说是中国古典市场的悲哀。

  对此,古典音乐节资深乐派人赵毅敏近期通过微博表示,克莱默与波罗的海室内乐团的音乐会“具有时代精神,为听众呈现当代的艺术理念,而非怀缅昔日音乐传统的演出”。 这也许能从一定程度上让静坐家中聆听历史唱片的资深观众,或者茫然不知道古典音乐情归何处的年轻观众一点启发。

  《配器的艺术,献给J.S.巴赫和格兰·古尔德》 ——当代作曲家配器的键盘作品,2010年首演

友情链接:

Power by DedeCms